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本校成果» 周磊 荀振芳: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的实证研究 ——以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为例

周磊 荀振芳: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的实证研究 ——以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为例

  一、问题的提出

  行业特色型大学是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具有重要特色的一个院校类群,因其与行业性的紧密联系而具有重要特征。这类大学不同于综合大学,也有别于地方院校,往往以拥有一、二门或数门具有显著行业特色且在国内同类大学中领先的学科而著名,所谓行业特色型大学最为突出的特色也往往体现在它的学科特色上。当前,在国家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的“双一流”建设背景下,行业特色型大学的发展道路面临着重大考验。如何选择自身的发展道路、增强学校的综合竞争力,使其能够在新一轮的高等教育发展时期抓住机遇、战略发展,是这一类群大学亟需破解的难题。笔者认为,对于行业特色型大学来说,新时期提升大学综合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仍在于推进学科的快速发展,这是本文的主要论断。为此,本文选取33个国内行业特色型大学的相关数据,从两个关键词——学科竞争力与大学竞争力入手,试图从学理上论证: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对其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正影响,这也是本文的研究假设和逻辑起点。

  二、研究依据与研究设计

  1.学科竞争力

  学科竞争力是指高等学校中的学科作为竞争主体,在国际或国内同类学科竞争中所表现出来的竞争能力。“这种竞争能力从比较角度来看是各学校同一学科之间在某些方面的比较优势或差距表现,从学科自身来看是学科所形成的一种能力或素质的反映,从竞争结果来看,是学科在培养人才、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方面的能力”。[1]。综合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我们可以把学科竞争力的要素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因素,学科在发展过程中所发生的或者可以形成的各种“关系”,广义的“关系”包括有关各方面的“环境”。学科竞争力研究所涉及的环境包括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第二类因素,学科所拥有的或者可以获得的各种“资源”:包括学生与教师等人力资源、图书情报与实验设备等物质资源、经费资源。第三类因素,能够保证学科生存和发展以及实施战略的“能力”:主要是学科对环境的适应性、对资源控制的能动性以及创新性等。在高等学校,这三类要素作为一定科学领域或一门科学的分布是有其载体的,如学科队伍、实验设备、图情资料、论文、著作、专利、培养的人才、形成的技术等。

  2.大学竞争力

  大学竞争力是个一个综合概念,从宏观上指一个国家高等教育与世界上其他国家高等教育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对社会贡献、学术声誉等方面的竞争能力。从微观上说,是一所大学与其他大学在文化传统、办学特色、管理水平、社会公信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意味着“参与竞争的主体在高校内部及与外部环境的互动中,高效运用各种技术,全面整合各种资源,不断学习和创新,从而创造优势并保持优势的总和”[2]是指一所大学可持续发展的一种综合能力,这是我们一般意义上所谓的“大学竞争力”。有学者认为,大学竞争力的要素构成包括“核心竞争力、基础竞争力、环境竞争力”,并指出大学的核心竞争力体现为大学的基本职能,即大学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而实现这些职能的根本在于大学的教师。大学的基础竞争力主要表现为大学发展的财力资源和物力资源,它们共同构成了大学发展的基础;大学的环境竞争力主要表现为大学的科学环境和人文环境的培育与发展,大学的学术氛围,国家对高等教育发展的支持程度和国际高等教育发展态势的影响等,它们对大学竞争力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作用。 [3]

  3.研究设计与指标选取

  根据研究需要,本研究根据学科竞争力要素分类与分析,抽取高校的人力资源投入能力、科研硬件投入能力和科研经费投入能力作为核心要素进行实证分析。具体指标如表1所示:

 

  而对于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校竞争力评价,本文选取大学的核心竞争力,即大学在基本职能方面也是从竞争结果方面所展现的竞争能力——高校人才培养能力、科学研究能力和社会服务能力作为评价要素,选取核心指标作因素分析。如表2所示:

  

  三、研究路径与结果呈现

  (一)数据收集

  本文以教育部直属高水平行业特色型大学名单为基础,通过在《教育部直属高校——2015年基本情况统计资料汇编》蓝皮书(最新数据)中搜寻入选高校信息。选取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2015年的相关指标数据为研究样本,对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进行实证分析。

  (二)数据处理方法

  本文拟通过SPSS软件采用因子分析对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进行定量评价,以了解目前我国行业特色型高校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的现状,并从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两个角度采用聚类分析对行业特色型高校进行分类,研究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之间的关系。

  首先,对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12项指标和学校竞争力8项指标检验是否适合进行因子分析,本文采用的是KMO 和 Bartlett 的检验。

  然后,采用因子分析法对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进行权重分析,进而得到综合因子得分,得出33所高校的评价结果。证实研究假设: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对其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正影响。

  其次,采用快速聚类,即K-means聚类方法对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进行聚类分析,以了解每类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科竞争力之间的关系。K-means算法的主要思想是通过迭代过程把数据集划分为不同的类别,使得评价聚类性能准则函数达到最优,从而使生成的每个聚类内紧凑,类间独立。这一算法不适合处理离散型属性的样本,但是对于连续型属性样本具有较好的聚类效果。

  第三,对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之间的作用机理有待进一步分析。通过典型相关分析,对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两组变量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分析,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学科竞争力中变量对学校竞争力影响大小及影响方向,以了解学科竞争力对学校竞争力影响的作用机理。

  最后,为了进一步研究学科竞争力中哪些因素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影响,本文对人力资源投入(六项指标)、科研硬件投入(三项指标)和科研经费投入(三项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因子分析结果均提取了一个因子作为高校人力资源投入、科研硬件投入和科研经费投入代理变量,并在此分析基础上分别采用回归分析方法分别分析行业特色型高校人力资源投入、科研硬件投入和科研经费投入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

  (三)研究过程及结果分析

  1.检验是否适合进行因子分析

  本文采用的是KMO 和 Bartlett 的检验,KMO反映的是变量间的简单相关系数和偏相关系数,取值在0至1之间。KMO越大,表明因子分析越合适。通常一般认为KMO如小于0.5,则不适合进行因子分析。

  表3结果显示,学科发展能力和学校竞争力的KMO值分别为0. 879和0.680,大于0.5,可以作因子分析。表中的Bartlett球形检验的统计值的显著性概率均是0.000,小于1%,同样说明数据具有相关性,适合作因子分析。

  

  2.因子分析

  对于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均是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因此对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均从相关系数矩阵出发按因子个数为3进行提取,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因子分析的特征值与贡献率如表4所示:

  

  表4结果显示,学科竞争力12项指标和学校竞争力8项指标的因子分析结果显示,特征值均只有两个是大于1的,并且经过正交旋转后三个因子共解释原始变量79.769%和77.633%,提取三个因子的解释能力可以接受。由于本文是从理论上对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分别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不关注从数据特性方面得到的旋转后的因子实际含义。因此,对旋转后的因子载荷矩阵省略。此外,各公共因子的得分可以通过成分得分系数矩阵得到,软件可以直接计算出各因子得分,并且出现在软件的数据视图中,因子在此省略成分得分系数矩阵。下面直接利用旋转后的贡献率得到权重,进而得到综合因子得分.

  学科竞争力各因子权重如下:

  w1= 47.226/(47.226+21.245+11.297)="0.592

  w2= 21.245/(47.226+21.245+11.297)= 0.266      

  w3= 11.297/( 47.226+21.245+11.297)="0.142

  进而得到学科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如下:

  F=0.592F1+0.266F2+0.142F3

  同理可得到学校竞争力各因子权重和学校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如下:

  w1=41.749/(41.749+21.894+13.991)=0.538

  w2= 21.894/(41.749+21.894+13.991)= 0.282    

  w3=13.991/( 41.749+21.894+13.991)="0.180

  F=0.538F1+0.282F2+0.180F3

  根据上式即可得到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评价结果如下:

   

  评价结果显示,中南大学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均排名第一,学科竞争力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东北大学和西南交通大学,但是学校竞争力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西安交通大学和东北大学。对学科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和学校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进行相关性分析发现,两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940,可见行业特色型高校学科竞争力高,学校竞争能力也倾向于更强。本文的研究假设成立。

  3.聚类分析

  本文将行业特色型高校分为三类,以观察类之间的特征。最终聚类中心和聚类指标指标差异性检验结果如下:

  

  聚类结果显示,根据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综合因子得分将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聚为三类,聚类指标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表明聚类结果有效。根据最终聚类中心结果表明,类1包含17个样本,并且类1样本中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最终聚类中心,即样本均值分别为-0.49和-0.44,类2包含1个样本,类2样本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最终聚类中心分别为2.13和2.10,类3包含15个样本,类3样本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最终聚类中心分别为0.42和0.36。聚类结果表明了,类1样本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均处于最低水平,类2样本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均处于最高水平,类3样本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处于中间水平。结果进一步说明了学科竞争力低的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也偏低,学科竞争力强的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也偏向更强,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具有很强的关系,和假设结果一致。

  4.典型相关分析

  典型相关分析(canonical correlation analysis)是霍特林(Hotelling,1935,1936)首先提出的, 用来研究两组变量之间相关关系的一种统计分析方法,并且能够有效地揭示两组变量之间的相互线性依赖关系。本文通过SPSS21.0软件对学科发展能力与学校竞争力两组变量进行典型相关分析。结果如下:

  

   由表7结果可知,计算的8个典型相关系数前两个典型相关系数分别为0.988和0.908,均通过了1%显著性性水平的Chi-SQ检验,表明了相应的典型变量之间相关系数显著。典型变量的解释能力如表8所示。由表9可知,第一对变量U1和V1分别解释了对应自身那组变量的55.7%和42.6%的信息,并且交互解释能力也分别达到54.4%和41.6%。第二对和第三对变量解释能力均较小。

  由于原始变量计量单位不同,并且只有第一对典型变量的解释能力较高。因此,本文采用第一对典型变量标准化典型相关系数U1和V1建立典型相关模型,其模型如下:

  U1=0.094X1-0.091X2-0.411X3-0.239X4-0.005X5-0.295X6+0.062X7-0.188X8+0.235X9+0.212X10+0.088X11-0.349X12

  V1=-0.046Y1-0.460Y2-0.013Y3-0.457Y4-0.071Y5-0.111Y6+0.010Y7-0.181Y8

  第一对典型变量在学科竞争力指标群里,只发现专任教师X1、实验室个数X7、省部级重点实验室X9、科研课题项目数X10和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X11的典型载荷系数为正,数值分别为0.094、0.062、0.235、0.212。在学校竞争力指标群中,仅发现获国务院各部、省部科研奖励项的典型载荷系数为正。为了更好地观察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之间的关系,下面对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两组变量进行相关分析,结果如表9所示。结果显示,发表专著数Y5与学科发展能力十二项指标正相关性均不显著,学校竞争力其它指标与学科竞争力普遍存在正的相关性,进一步说明了本文的研究假设:学科竞争力对学校竞争力有正向影响,是人力资源投入、科研硬件投入和科研经费投入三个方面累计作用的结果。

 

  (四)关于核心要素的进一步相关分析

  为了进一步论证学科竞争力中哪些因素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更显著影响,下面对人力资源投入(六项指标)、科研硬件投入(三项指标)和科研经费投入(三项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因子分析结果均提取了一个因子作为高校人力资源投入F1、科研硬件投入F2和科研经费投入F3代理变量,并在此分析基础上分别采用回归分析方法分别分析行业特色型高校人力资源投入、科研硬件投入和科研经费投入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

  首先人力资源投入F1、科研硬件投入F2和科研经费投入F3与学校竞争力回归结果如下:

  

  回归结果显示,模型1-3人力资源投入强度F1、科研硬件投入强度F2和科研经费投入F3均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正向影响,回归系数均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正,表明人力资源投入F1、科研硬件投入F2和科研经费投入F3越高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校竞争能力越强。但是在综合考虑人力资源投入强度F1、科研硬件投入强度F2和科研经费投入F3时,仅发现人力资源投入对学校竞争力正向影响显著。结合回归系数大小,发现人力资源投入对学校竞争力影响最强,其次是科研硬件投入,科研经费投入对学校竞争力影响最弱。

  1、人力资源投入与学校竞争力回归分析

  人力资源投入指标专任教师X1、正高级专家X2、副高级专家X3、博士学位教师X4、两院院士X5和长江学者X6对学校竞争力的回归结果如表11所示。结果显示,模型1-1~模型1-6中专任教师X1、正高级专家X2、副高级专家X3、博士学位教师X4、两院院士X5和长江学者X6的回归系数均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正,表明专任教师X1、正高级专家X2、副高级专家X3、博士学位教师X4、两院院士X5和长江学者X6均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性影响,即行业特色型高校专任教师X1、正高级专家X2、副高级专家X3、博士学位教师X4、两院院士X5和长江学者X6越多,学校竞争力倾向于越强。在综合考虑了专任教师X1、正高级专家X2、副高级专家X3、博士学位教师X4、两院院士X5和长江学者X6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之后,仅发现正高级专家X2和长江学者X6在5%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正,两院院士X5在1%显著性水平下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性影响,并且两院院士X5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最大,长江学者X6次之,正高级专家X2影响最小。

  

  2、科研硬件投入与学校竞争力回归分析

  表12显示了科研硬件投入实验室个数X7、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X9对学校竞争力的回归结果。模型2-1~模型2-3显示,科研硬件投入实验室个数X7、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X9回归系数均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正,表明科研硬件投入实验室个数X7、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X9越多,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越强。模型2-4综合考虑了实验室个数X7、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X9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后,仅发现实验室个数X7、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分别在1%和5%显著性水平下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性正向影响,并且行业特色型高校实验室个数X7对学校竞争力影响较国家级重点实验室X8的影响大。

 

  3、科研经费投入与学校竞争力回归分析

  表13显示了科研课题项目数数X10、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X11和科研项目经费投入X12对学校竞争力的回归结果。模型3-1~模型3-3显示,科研课题项目数数X10、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X11和科研项目经费投入X12回归系数至少在1%显著性水平下显著为正,表明行业特色型高校科研课题项目数数X10、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X11和科研项目经费投入X12越多,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越强。同样,模型3-4综合考虑了科研课题项目数数X10、教学科研仪器设备的投入X11和科研项目经费投入X12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后,仅发现科研项目经费投入X12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对学校竞争力具有显著性正向影响。

  

  五、结论与讨论

  本文以33所行业特色型高校2015年相关评价数据为指标,采用因子分析分析对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与学校竞争力进行定量评价,最终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学科竞争力低的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也偏低,学科竞争力强的行业特色型高校,学校竞争力也偏向更强,行业特色型高校的学科竞争力和学校竞争力具有很强的关系,对其产生正影响。

  第二,在学科竞争力中,人力资源投入对学校竞争力影响最强,其次是科研硬件投入,科研经费投入对学校竞争力影响最弱。

  第三,在对学校竞争力具体影响的指标要素中,人力资源投入中

  两院院士X对学校竞争力的影响最大,长江学者次之,正高级专家影响最小;科研硬件投入中:行业特色型高校实验室个数对学校竞争力影响力最大;科研经费投入中:科研项目经费投入对学校竞争力有显著正向影响。

  从以上实证结果可以看出学科建设发展对行业特色型高校竞争的重要性,拥有一流的学术大师和颇具影响力的学科带头人及其创新团队,是行业特色型大学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其次,行业特色型高校应集中力量重点建设自己的优势学科,加强科研实验室的质量和数量,通过优势学科辐射、带动学校整体学科共同发展。总之,学科建设是大学之树的根和主干。学科建设对大学具有战略性和全局性的影响,抓住了学科建设就抓住了行业特色型高校建设的发展和根本,就能够更好的完成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的使命,同时也就培养提升了行业特色型高校的竞争力。(周磊,华北电力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行政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荀振芳,华北电力大学高教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管理)